论文集锦

摄影大师简庆福和土山湾的艺术传承

陈耀王


        上海土山湾博物馆中陈列着—幅摄影大师简庆福于2007年在广东虎门拍摄的《香如故》,观众们对这幅似影非影、似画非画的摄影巨作驻足观赏,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一幅中国传统的水墨画,上面还有简庆福书陆放翁的诗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整幅作品充满了中国画的韵味;有的行家则说这是一张略移机位、三次曝光而成的画意摄影!也有观众问:简庆福是香港的摄影大师,他的作品和上海的土山湾有什么搭界?为此作者想就其中的渊源作些介绍。
        1839年,法国人路易·达盖尔(Lours Jacques Mande Daguerre)发明照相术后不久,法国耶稣会传教士南格禄神父(Claude Getteland 1803—1856)即率先于1842年将摄影术带到上海,并开始了不以经营为目的的摄影活动。1947年他们把耶稣会总院迁到徐家汇,使这里逐渐发展成我国西方宗教文化和科学技术的发源地和中西文化互相交融的汇合点。
        摄影、照相制版和印书馆是天主教会宣传福音和中西文化、科技交流的重要工具。1864年初,教会在土山湾建立了孤儿工艺院,其中设有学校、画馆、雕刻、照相制版、印刷馆等部门。从欧洲来的耶稣会传教士,通过“文化传教”把教会的慈善事业和职业培训结合起来,为我国培养了一批最早的西洋画家、雕塑家、摄影家、照相制版家、印刷专家等以及大批熟练的技工。
        1846年来华的比利时传教士娄良材修士(Leopoldus Deleuze 1818—1865),是位印刷专家,他引入了石版印刷设备。
        1859年来沪的法国耶稣会翁寿褀修士(Casimir Hersant 1830—1895),是天主教江南传教区最早的摄影师,他拍摄了大量早期徐家汇地区风貌和人物的影像资料。以后又长期担任土山湾印书馆的主任。
        1896年法国传教士夏维爱(Arvier Henrius 1858—1911)来华,带来了照相铜锌版印刷技术,把照相拍摄成的底片,贴在涂有感光膜的铜锌版上曝光,使底片上的图像转移到铜锌板上,经腐蚀后成为金属凸版,再上机印刷。他任印书馆主任时创立了照相制版部。
        1904年照相制版部由爱尔兰人安敬斋修士(Henricus En 1865一1937)主管,直到1937年,时间长达33年之久。
        安敬斋出生于1865年,三岁母亡,进土山湾孤儿院。他先随土山湾画馆的刘德斋修士学绘画,后又随翁寿祺和夏维爱修士学习法文、摄影和照相制版等技术。安敬斋紧随最新的技术进展,特别精心于研制照相平板印刷工艺,即珂罗版印刷技术,以玻璃为版基,涂上感光膜,通过照相制版把图像反映到玻璃版上,然后用无网点印刷的方式将图像印刷出来。土山湾照相制版部使用这项由德国人发明的印刷图像存真技术,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印书馆出版的珂罗版照相插图书籍,传到法国后,使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法国印刷界大为惊异,《法国照相制版杂志》不仅刊登了安敬斋的珂罗版作品,还来函土山湾,请求介绍制作珂罗版的配方和工艺,安敬斋承接了法国上千张珂罗版照相印刷的业务,而他也因为在摄影和照相制版方面取得的成就,被誉为“远东珂罗版第一人”!当时上海的一些摄影名家如郎静山、张蓬舟、刘旭沧等人,亦常去土山湾向安修士请教与学习。
张充仁出生于1907年,四岁母亡,进土山湾。1921年安敬斋把张充仁招进了照相制版部,教他摄影、修改底片和照相制版等技术;还每天清晨抽出二个小时,教他法文和绘画等技艺。1928年张充仁在土山湾毕业后,考进《时报》出任图画周刊主编,并和张蓬舟、刘旭沧等创办“以联络美的摄影同嗜,扩大美的摄影运动为宗旨”的“美社”,和当年由郎静山、陈万里等创办的“华社”相映交辉。1931年张充仁考进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油画系高级班和雕塑系高级班,获奖累累,名扬欧洲。1936年回国后,创办“充仁画室”。当时著名摄影家刘旭沧,已在国际摄影沙龙中名列世界第六位,他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进“充仁画室”拜张充仁为师,学习绘画艺术时间长达6年之久,从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的摄影艺术语言。
简庆福1921年出生于香港,幼年移居上海,1942年爱好摄影的简庆福从上海美专转到“充仁画室”学画,受张充仁和刘旭沧的影响,在—种近乎完美的高起点上走向摄影艺术创作之路。
         1948年,简庆福移居香港从事国际贸易和摄影艺术。他传承着中西融合的海派摄影艺术,用画家的眼光构图,捕捉光线和色彩的变化,像印象派画家那样,在用光、用色方面,大胆体现自我的主观意识,使作品摆脱了对被摄景物的纯自然描写,渗透出自己内心强烈的情绪感受;他熟悉唐诗、宋词和中国字画,在他的作品中充满着诗情画意,洋溢着东方神韵。因此,来自上海的青年摄影家简庆福的摄影作品,令当时还由洋人把持的香港摄影会领导们刮目相看,当年就被破例接纳为级别最高的A级会员。他于1951年拍摄的《黄山云》,得到张大千的好评,在照片上写诗题字,被评为香港1952年最佳摄影作品。此后,他频频参加摄影大赛,获奖无数。1953年起,他的摄影作品连续四年荣获国际沙龙影展金奖,被美国摄影学会“世界摄影名人录”连续四年评为世界十大摄影名家,也是香港荣获摄影奖“四连冠”的第一人。此后为了奖掖后进,他不再参加摄影比赛,而被聘担任影赛的评委。简庆福在30岁时,就成为美国摄影学会的基石会员,1955年他在美国举办大型的个人影展,当年获英国皇家摄影学会高级会士衔(FRPS)和国际影艺联盟颁授的影艺卓越者(EFIAP)名衔,他是香港第一位荣获国际金奖的华人摄影家。
        1956年起《人民画报》以大篇幅发表简庆福的《海恋》等佳作,成为新中国媒体最早介绍的香港摄影家。1958年简庆福作为中国摄影家学会的香港特邀代表,长期担任国家和国际影展的评委。1959年简庆福等在香港举办了首次彩色摄影展。改革开放后,简老立即赶回大陆,从1979年到1981年,在广州、上海和北京等地巡回举办大型的简庆福摄影作品展览,引起国内影坛的极大震撼,使“文革”中长期封闭的摄影界耳目一新,受到广大观众和文艺界的欢迎。接着他又在国内组织彩色摄影技术的培训班。从1980年开始,他七次出版《简庆福摄影集》和《简庆福摄影艺术》等著作,分赠摄影界同行。进入新世纪后,他发起、赞助出版《影艺春秋(香港摄影1900—2000)》大型史册。2000—2005年简老和连登良、黄贵权联合举办了《三人行》、《夕阳颂》和《乐晚情》等影展,在北京、上海等十余个省市巡回展出;2003年举办了《简庆福摄影杯大奖赛》。2006年上海国际影展隆重举办了《简庆福摄影艺朮展》。2009年为迎接建国60周年在上海举办《祖国颂——简庆福摄影展》;还在香港举办《光影神韵》影展,展出简老和陈复礼、黄贵权三位摄影大师的名作,海内外的摄影家、学者云集香港,开展学术讨论。2009年中国摄影家协会向简庆福颁发了“摄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2010年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为表彰简庆福在摄影艺术上的巨大贡献,特向九十高龄依旧活跃在影坛上的简老颁发了“第九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2012年,美国摄影学会向简老首发了“终身成就奖”,并为他举办了摄影大展,简庆福是全球唯一获此殊荣的摄影大师;而简老拍摄的六幅艺术照也随神州九号上了太空!2013年,他的摄影作品再次登上了“神州十号”遨游太空,成为全球摄影作品荣登太空的第—人。今年年初,中华艺术宫举办了“画意人生——简庆福摄影艺术展”,展出简老各个历史时期的代表作138幅,简老把这批摄影巨作全部捐赠给中华艺术宫,已经93岁高寿的简庆福,还在以实际行动为增强中华文化的软实力不断地添砖加瓦。
随着中国在世界上的崛起,我国的摄影艺术和印刷业已在国际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回顾土山湾照相制版部一百多年的历史传承,我们也不应该忘记这些摄影界和印刷界前辈们的历史功勋!

 

参考文献:
1、陈申,徐希景:《中国摄影艺术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1年。
2、陈耀王:《塑人塑己塑春秋——张充仁传》,学林出版社,2013年。
3、简庆福:“我与充仁画室”载于《张充仁研究》,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年。
 4、黄树林:《重拾历史碎片》,中国戏剧出版社,2010年。
5、张伟,张晓依:《遥望土山湾》,同济大学出版社,2012年。
6、陈耀王:《摄影大师——简庆福的光影岁月》,学林出版社,2014年。



(作者系土山湾博物馆名誉馆长,张充仁艺术研究交流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