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集锦

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的创造背景及纹样内容考证

张福海


        上海徐家汇土山湾,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具有独特影响。从1864年至1960年的近百年历史发展过程中,它创造了中国近代工艺、美术、建筑、出版等领域的多个第一。一大批深得中西文化精髓熏陶的人才从这里走出,无数巧夺天工、令人赞叹的工艺美术作品在这里诞生,并走向世界。中国近代不少新工艺、新技术、新事物,如西洋油画、镶嵌画、彩绘玻璃生产工艺、珂罗版印刷工艺、石印工艺以及镀金、镀镍等技术皆诞生于此。
        2013年12月,辗转海外多年的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回归上海。其距1915年初次亮相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世博会已经过去近百年。借此契机,本文主要就土山湾孤儿工艺院设计制作的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的木雕纹样和彩绘玻璃的故事内涵予以考证。
         在进入本文考证之前,要首先介绍一下土山湾孤儿院的历史,以便了解何以有大量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木工部制作的作品在历史上多次登上世界博览会舞台的背景。
清咸丰五年(1855),天主教耶稣会神父薛孔昭在青浦的横塘镇创办孤儿院,后来迁到上海西乡的蔡家湾。咸丰十年(1860),因战乱,蔡家湾一部分孤儿寄居于沪南的董家渡。同治二年(1863),法国耶稣会士鄂尔璧担任江南宗座代牧区代理主教。在任期间,他四处为孤儿院寻找一处新址,最后,他看中了徐家汇南面约半里地的土山湾,希望能够在这里建造一座孤儿院,以便把董家渡的孤儿转移到这里。起初这块土地的主人并不肯出让,但在鄂尔璧与其商谈和再三请求下,这块地皮最终还是出让了,包括土山和它西北面的十余亩良田。同治三年(1864),鄂尔璧购得这片土地后,便开始筹建孤儿院的工作。同年11月,董家渡孤儿院迁至土山湾;此后,这里就被称为“土山湾孤儿院”。
        土山湾孤儿院专收6至10岁的教外孤儿。为了使这些孤儿长大走入社会后能够自力更生,孤儿院办有各种工场,对这些孤儿给予专业技能方面的教育和训练。木工部是其中规模最大、产品最丰富的工场,它是同治三年(1864)由细木工场和雕花间合并而成的。早期的木工部以设计、建造江南地区教堂为主,并为其提供圣像、祭台和其他宗教用品,后期逐渐转向制作西式家具和木制品雕刻工艺品。由于其木工雕刻精致、价格较欧洲同类产品便宜,而且很多产品都把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内容与西方现代化的舒适相结合,因此长期受到居住在上海的外国人的喜爱,并远销东南亚及欧美各国。
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木工部制作的作品,在历史上曾8次参加世博会,并4次获奖。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亮相1915年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世博会后,便一直留存于美国。2013年12月,她辗转将近一个世纪后,终于从美国回到上海,回到她的诞生地——徐家汇。
        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主体为红柳桉木材质,高约2.13米,宽1.52米,进深0.41米。橱柜的正面有三扇镶嵌彩绘玻璃的橱门,中间的橱门为一整块龙形纹饰嵌条彩绘玻璃,橱门之间的两条隔挡雕有松、竹、梅“岁寒三友”题材的图案,两侧橱门各嵌有三块描绘中国传统人物故事内容的彩绘玻璃。左中部彩绘玻璃的内侧底角印有“Tou-Se-We”英文字母,右下部彩绘玻璃的内、外侧底角均印有“土山湾”中文字样。橱柜左、右两侧及橱门下方均饰有三块人物故事木雕,左、右两侧的上框还刻有蝙蝠及寿桃图案的福寿纹饰,并在接铆处雕有莲花瓣纹,边沿部位雕有云纹。橱柜的正面底座有三个木雕抽屉,正面左、右柱框各雕有一条五爪云龙。对于橱柜的彩绘玻璃和雕花纹样图案,多位高校的专家学者对其进行了论证。以下是本文作者所作的考证。
        值得一提的是,与大部分彩绘玻璃和木雕采用宗教题材不同,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上的彩绘玻璃取材于民间流行的历史人物和戏剧及说唱故事。如《隋唐演义》、《三国演义》、《说岳全传》等。然而,又不是单纯的戏剧或者说唱故事,而是两个题材互用,元素上互相帮助和借鉴,在淡化戏剧舞台样式的同时,呈现出写实风格。
        下面将主要介绍下彩绘玻璃和雕版的取材内容。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两侧橱门上的六块彩绘玻璃从左上至右下依次为:“林逋赏梅”、“刘备招亲”、“七擒孟获”、“琴瑟和合”、“渊明对菊”、“文君当垆”。
        左上部彩绘玻璃所表现的历史人物故事为“林逋赏梅”。此景取自“梅妻鹤子”的典故。画中侧卧者为宋代隐逸诗人林逋,他斜眉凝视,正凭几专注地品鉴眼前的一株梅花,与梅花对语,清高自适。左下角有一童子,正准备从酒缸中提酒到杯中。

        左中部彩绘玻璃取材于《三国演义》,描绘了“刘备招亲”的场景,红色幔帐展现出新婚洞房的喜气和香艳氛围。画中是孙尚香灯下看剑:左侧一侍女秉烛,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孙尚香正拔开、观看寒光乍现的宝剑,面色冷峻,似在暗忖待刘备进房后给他一个下马威。红色帷帐的右上方,挂着一个插满箭簇的箭袋。整个画面,是喜庆中透着几分肃杀之气,表现了孙尚香的身世和她独特的情感。
        左下部彩绘玻璃画面的内容,是取材于《三国演义》的“七擒孟获”。此景为三国时期诸葛亮第七次擒放孟获时,诸葛亮在蜀军军营大帐外,接受孟获臣服蜀国的场景。画中着红袍者为诸葛亮,一身道家打扮,面目庄重、祥和,抄手肃立,接受降者的跪拜;跪拜者就是部落首领孟获,他头戴雉翎,身披铠甲,从他的跪姿中,可以看出他心悦诚服的心态。诸葛亮身后的一名军士,手捧汉军武将的头冠,这表明孟获臣服蜀国后,诸葛亮将授予他蜀国的官阶。
右上部彩绘玻璃的内容为“琴瑟和合”。此景为芭蕉叶掩映的古典园林,画中男性角色为宋朝宰相赵挺之第三子赵明诚,女性角色为宋朝女词人李清照。夫妇二人正在秉烛鉴赏一幅画卷,人物神情专注、投入,生动地表现出这对情趣相投的夫妇相知相谐的画面。
        右中部彩绘玻璃取材于历史人物,主题为“渊明对菊”。此景取自东晋诗人陶渊明的著名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情境。画中的庭院用编成绳纹形的长长篱笆围起,在一棵老树下,有一案几,上有书一函、茶壶一只;一位凭几案而坐的儒雅学者为陶渊明,他正略带思索地凝神远眺云雾缭绕的南山;旁有一侍者端来盛水或盛酒的器皿走来,欲言又止地望着已经“耳无车马喧”的陶渊明。画中的人物,形神毕肖。
        右下部彩绘玻璃为“文君当垆”。此景为一爿酒肆,画中女性角色为西汉卓王孙之女卓文君,她软巾裹头,正在酒肆的垆前准备酤酒。所谓“躬操井臼,涤器当垆”,画面描写了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后的生活景象。
        橱柜的雕版为江浙地区的风格,也是流行的传统家具雕刻,很是精美细致。其内容大多来源于《隋唐演义》、《说岳全传》、《西游记》等戏剧或话本小说、讲唱文学的故事,这些都是盛行于民间、广为流传的故事。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左侧三块人物故事雕版自上而下依次为:“岳云锤震金蝉子”、“魏文通九战秦琼”、“蟠桃会”。
        “岳云锤震金蝉子”:取材于《说岳全传》。南宋时期,金军不断南侵,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的手下大将金蝉子在牛头山打败岳飞帐下的牛皋、张宪等大将,岳飞不得不高挂免战牌。不料,其长子岳云前来助战,私自砸烂免战牌,被岳飞严令将功赎罪。随后岳云出马,大锤砸死金蝉子。此景表现的是敌对双方的战阵场面,上方为岳飞,中间为金蝉子,底部手拿双锤者为岳云。

        “魏文通九战秦琼”:取材于《隋唐演义》。秦琼反隋,杨林命大将魏文通将其捉回,魏文通武艺高强,秦琼且战且退,慌不择路,跑进大山。身逢绝境之际,正巧遇上程咬金等结义弟兄相救,得脱险境。画面中心下方是魏文通和秦琼交战的场景,上方持斧的是程咬金。

“蟠桃会”:取材于《西游记》。玉帝为了将孙悟空软禁在天庭,接受太白金星献策,假意封孙悟空为齐天大圣,并将蟠桃园交其掌管。正值王母娘娘寿辰,七仙女奉命摘桃,来到桃园,惊动了正在酣睡的孙悟空。经过盘问仙女,孙悟空得知王母娘娘要设蟠桃会,请了各路神仙,惟独没他。孙悟空这才看透玉帝的欺骗阴谋,火冒三丈,大闹蟠桃会。这是王母娘娘准备举行“蟠桃会”的场景。背景为结满果实的桃树,左侧腾云者为太白金星,中间为孙悟空,右侧为手持拂尘的仙女。

        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右侧三块人物故事雕版自上而下依次为:“打登州”、“美良川”、“辞师下山”。
        “打登州”:取材于《隋唐演义》。秦琼被杨林拿获,并押解至登州问罪。瓦岗众将乔装前往营救。杨林得知后,令秦琼背插红灯,与其交战,以此为计引瓦岗寨群英至聚而歼之。赖王伯当神箭,射落红灯,众英雄乘乱救出秦琼。图上持弓扬箭者为王伯当,中骑马持囚龙棒者是杨林,下方骑马持枪者为秦琼。

        “美良川”:取材于《隋唐演义》。唐武德二年(619),北方最大的割据势力刘武周举兵攻唐,一路凯歌,大唐的河东领土几乎全部失陷。李世民眼见情势危急,挺身而出,在柏壁与刘武周大将宋金刚对峙。与此同时,宋金刚手下的尉迟恭在美良川与唐将秦琼狭路相逢。此景采用写实的风格表现战阵场景。上方持斧者为程咬金,中间持鞭者为尉迟恭,底部持锏者为秦琼。

        “辞师下山”:取材于《封神演义》。此雕版中左侧持枪者为陈塘关总兵李靖第三子哪吒,中间长者为其师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此时的哪吒刚习得一身好本事,还未头戴乾坤圈、臂绕混天绫、脚踏风火轮。此景表现的正是哪吒辞别恩师、下山而去的场景。
        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的正面下方饰有三块雕版,描绘了“御果园”、“薛仁贵征东”等人物故事场景。
“御果园”:取材于《隋唐演义》。唐武德三年(620),秦王李世民率军征讨王世充,兵围洛阳,敌军闭门不战。一日,军中无事,李世民出营来到洛阳城外王世充的御果园观赏风景,不料被王世充的女婿单雄信发现了行迹,欲刺杀李世民。此时尉迟恭正在河内洗马,听闻秦王有难,顾不得穿衣,立刻拉马提鞭,赶去救驾。这是三位英雄鏖战的场面,左侧为单雄信,中间为尉迟恭,右侧为年轻时期的李世民。
        “薛仁贵征东”:取材于《隋唐演义》。唐贞观十九年(645),唐太宗为了收复辽东,统一天下,出兵征讨高句丽,薛仁贵随军出征。此战斗场景,表现的是李世民战败的场面。左侧为李世民正败阵逃离战场,其举袖为京剧中展现人物惊恐状的动作;中间为前来救驾的薛仁贵;右侧为东辽国元帅盖苏文。
        上述的土山湾橱柜彩绘、雕版图案,形象生动,布局严谨,讲究章法,笔调流畅圆润;由于取材都是十分典型的人物和情节场面,因此给人的印象鲜明,一眼看后令人难忘。
        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还有一块雕版内容,尚有存疑,有待进一步考证。相信不久就会得出结论。
        土山湾彩绘玻璃雕花橱柜亮相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世博会已过去近百年,这是以实证的方式,印证了土山湾与“世博”的百年情缘,也显示了徐家汇在上海和中国近代文化史上的独特身份和地位。



(作者系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博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