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集锦

天主教和上海话戏剧

钱乃荣


        上海在1843年开埠以后,西方传教士在上海出版的上海话圣经约有54部,记录和研究上海方言的著作(包括语音、词典、语法等)约有23部,上海话课本约有25部。他们用近代先进的语言学理论和方法,给上海话在近代100年的变化历史,留下了真实的资料。这100年正好是上海话发展变化最大的一段时期,这些书又是连续不断编写和出版的,我们能从中看到上海话在这段时期中是如何一步步地连续有序地发展的,快速变化又万变不离其宗。
        传教士为了悉心传教,还出版了大量的通俗宣教的读本和报纸,使用上海土白。如我收集到徐家汇土山湾1876年出版的《上海土白奉教原由俚言》和土山湾慈母堂1907年排印的《方言备终录》上下册,都是用通俗的上海话口语讲述信教的种种道理,解答疑难。如《方言备终录》中有这样一段:
        圣伯尔纳多看见教友勿着急救灵魂,气得来哭,可怜伊拉拿灵魂个大事体,当一个孛相东西,单管肉身个事体,打算发财,想活好性命,好像勿晓得世界上个福气,齐是空虚个。吾主耶稣话:人若是得着普天下一总个国度,失脱之自家个灵魂,有啥好处!教友,侬拿吾主耶稣第句说活,细细能想一想,若使侬救着之灵魂,拉世界上虽然穷苦,受别人凌辱,也是有福气个;若使侬救着之灵魂,侬拉世界上虽然体面,有铜鈿,有福气,到底死之后来落地狱,什介能个福气,为侬有啥好处呢?(按原书文字抄出)
         我从研究上海方言的变迁始,也收集了传教士出版的宗教宣教书刊和上海话报纸。
        最有意思的是在土山湾的天主教士们用中国传统的戏剧形式,演戏给老百姓看,宣传天主教,这正是在上海出现的中西融合的文化现象。
        我搜集到两本天主教排演戏剧的手抄本原件,用毛笔直行书写,所有的对话说白都使用上海话,每出戏,都像昆曲唱本那样有地点场面描写,有“脚色”人物说明,有“陈设”布置说明,还有“垂幔卷起”后谁坐谁进的描写。在对话正文中也有小字说明人物的动作安排和表情态貌。正本戏用对话形式,但有的一出演完或开幕时有唱曲。
        一部戏的稿子已失去封面,所以已不知戏名。这个戏一共是四出戏。第一出是《讲道厅一座》,演一位吴先生接待两名崇明来的百姓,解答他们的种种问题,并解答了其中一位看了借去的几本书后提出的疑惑。第二出是一名受大鬼控制的小黑鬼怒气冲天要拆光天主教堂灭教,又被大鬼杖责他做得不狠,但小鬼回说弄不过耶稣玛利亚,大鬼又教授他种种劣行。第三出写一洁白美丽天神入内,众人歌颂天主救人灵魂上天堂,使崇明这小地方天天有许多野米郎的灵魂升天享福。第二天神白我是“法额尔”,天神的娘童贞圣母降下来望望崇明教友。圣母说天天念经求天主,早夜课玫瑰经总不要缺失,打胜鬼魔。第四出是在教先生请进外教先生,外教先生看过书后认为天主教道理原原本本正大光明,但又写疑问,如为什么天主是一个又是三位?他用许多自然界生活中的比喻来回答他们三位一体的奥妙道理。又用乾隆皇帝时代的故事说明天主的独养儿子第二位费略为爱慕我们大家,亲自降下做人,亲自吃尽苦头。四出戏后,有8个有关天主降福崇明的歌曲由独唱和众唱完成。
        这里摘录一段第一出中的戏文:
        乙:前日我兄弟借先生几本书,自家看看念念,看见道理果然好极,然而心里终有点疑惑,天主有呢不有个,有啥凭据?有啥作证?甲:先生明白人。先生进到第只讲道厅里,心里想过歇否,话咾第只厅,不要经木匠,不要经泥水匠造个,是自家撑起来个。先生要话啥,走走路,看见一顶石桥、木桥,想总有前头石匠木匠造拉个。宅子门前,几